首页 »

幕后④| 一个美猴王的诞生,30分钟 VS 35年

2019/10/10 0:46:54

幕后④| 一个美猴王的诞生,30分钟 VS 35年

干干净净的脸变为孙悟空,上海京剧院著名演员严庆谷用30分钟化妆。为了这30分钟,他练习了35年,“京剧传统戏都由演员自己化妆。刚开始在戏校学时,老师给我们画一半的脸,我们接着模仿另一半。画得不对,老师立刻敲头。”

 

练勾脸还得学毛笔字

 

脸谱从勾白开始,用白色线条在脸上画出基本轮廓线,而后填色。严庆谷一笔在脸上勾勒出一个大大的桃形,这是他师从郑派悟空戏特色——覆盖全脸桃形,“有些悟空戏流派也画桃形,面积没有那么大,只在脸的局部。”反手画线,还要一笔成形,手不抖,并不容易。上手勾脸不久,严庆谷练起了毛笔字。勾脸与写字异曲同工,描线用中锋,填色用侧锋,点点用笔尖,讲究提按扭转、枯湿粗细。和严庆谷一样,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、上海昆剧团著名演员吴双都写得一笔好字,字像他们的另一种脸谱,静心、练笔、养气。入门五六年,严庆谷才对勾脸有把握,“线条、疏朗、平衡、气韵……脸谱结构犹如字的结构。遇到第一次画陌生脸谱,耗时又会变长。

 

严庆谷鼓励学生们多练字,从颜体入手,一步步掌握行书、隶书,“我喜欢繁体字的结构。”对他而言,练字不仅仅是技巧,也启迪了演戏,“古人说,惜墨如金。撒狗血是演,点到为止也是演,不要炫技,返璞归真。”

开场前一个多小时,“悟空”正在化桃形妆面,外间的头饰处,师傅们已经把勒头绳和帽饰准备妥了。

 

再痒也得忍住

 

勾完线,严庆谷在正红色戏曲油彩里点上几滴橄榄油,调成粉色,开始填色,“以前用麻油调色,后来发现它容易变质。一推化妆室的门,都是油薅味,我改成了橄榄油。”对气味敏感,严庆谷也有不太讲究的地方。他的行囊里没有隔离霜,卸妆后不太做保养,对脸属于“放任自流”,“早前我用过隔离霜,但是我们用的油彩含铅量太高了,根本隔离不了,干脆不用,省事。”

 

爱美的女演员全世界搜罗不伤脸的彩妆,比如从德国买音乐剧演员用的油彩。严庆谷不在乎。昨天“大圣来也”悟空戏系列展演励志篇《五百年后孙悟空》,他勾脸用的是一管白色油画颜料,“从家里随便拿的。”二十来岁时,因为油彩,他饱受发痘之苦,最高记录一天演三场,满脸浓重的红黑油彩,好几天没有洗干净。“跑过医院,吃过药,涂过药膏,后来大概脸有抗体了,很少发痘。”

 

遇上演出条件不如人意,满脸大汗或者发痘,脸痒怎么办?严庆谷像听到了最可笑的问题,“不能怎么办。痒,忍着。”老师曾经告诉他,梨园行一些前辈有绝活,只要站上台,立时控制呼吸和汗腺,维持整场演出不出汗,到大幕落下,才会把一场演出的汗全部发出来,弄湿三层戏服。“控制出汗只是传说,幸好我属于出汗少的人。”

 

去基层演出,没有空调,天热出汗容易脸痒,天冷也不是好事,“演武戏前,反复热身,还是脚冰凉,得拿盆热水先烫脚,才能防止扭伤。”严庆谷一边说,一边扑粉定色,“广州大佛寺供奉的斗战胜佛是猿面,我的师爷郑法祥根据这尊佛像创造了桃子形的脸谱,抽象化,武生泰斗盖叫天的长子张翼鹏创立的张派悟空戏,扑粉后再补红胭脂,更倾向于写实。”

 

看不到的细节全是心机

 

除了桃型轮廓,蝶形鼻窝和眼圈上方的三道黑纹,也是郑派悟空戏一大特色。严庆谷稳健而迅速地涂黑鼻翼,在眉骨、眼睑处描上黑纹,最后是“火眼金睛”,用金粉调上橄榄油,往眼睑刷,“过去还有往眼睑上贴金箔的,更加繁复。”

郑派悟空与其他派别悟空相比,眉上三条黑毛属点睛之笔。

 

全脸妆容完成,他转转手腕,“费力气、费眼神,一半劲已经没了。”嘴上开着玩笑,他手里的活没有片刻停滞。《五百年后孙悟空》上半场讲述唐僧解救压在五行山下的孙悟空,下半场讲盘踞鹰愁涧的小白龙误将唐僧坐骑吞食,孙悟空大战小白龙。勒头戴帽子同时,严庆谷往耳边插上红色长毛,象征孙悟空的耳毛。上下半场,耳毛截然不同,上半场随意松散,下半场扎了起来,寓意孙悟空从野性到驯服。上半场,孙悟空穿绿衣,也是有意为之,“衣服有昆虫和花卉纹样,加上凌乱的耳毛。试想在山下被压了五百年,每天与虫草为伴,一身青苔,孙悟空的造型一定是特别的。”

“悟空”的耳毛。严庆谷说,在五行山下压了500百年,开场时先要戴上长毛(右),后来跟着唐僧西天取经了就用比较整齐的耳毛(中)。

孙大圣的造型完成了。

勒头就像戴上了紧箍咒,后面的师傅已经用足了力气,“悟空”却不能喊疼。此时,耳毛换了,这是跟随唐僧取经的“悟空”。
 

“舞台细节,就怕将就。”严庆谷学郑派,自言越学越难,“学了十年后发现,一开始都不是郑派。”郑法祥是上海京剧院建院之初五大流派创始人之一,1929年他在上海演悟空戏,一个剧场能连演数年,“师爷喜欢老爷戏,喜欢关老爷,所以他演悟空戏,历来穿靴子不穿鞋子,脊梁一辈子不着地。”

 

严庆谷为《五百年后孙悟空》设计了新噱头,“以前布景简单,用棉花做筋斗云,现在专门设计五行山,用细线牵住道具山石,配合孙悟空木偶飞出,制造五行山崩开效果。”他还表演了“双手耍三锤”绝技,“往上扔大锤,很容易被头顶光刺得看不清,小时候学,老师越说沉住气,我越紧张,太考验心理素质了。”

木偶悟空装置连着绳索,配合悟空腾云驾雾的飞天动作,这是又一个舞美装置的创新。
 

演完《五百年后孙悟空》,严庆谷开始琢磨9月《真假美猴王》、12月《闹天宫》《借扇》《金刀阵》如何创新,“可能会试试用金箔贴片制造火眼金睛。”一般观众注意不到微小变化,但对严庆谷来说,每个细节都值得反复推敲,“就像勾脸,只能自己画,自己的脸自己最清楚。比如这段时间脸胖了,轮廓线得向内靠,不能有胖胖的孙悟空。”35年,锤炼了一位一丝不苟的美猴王。